2009年7月31日星期五

一笑而過

身邊總有很多抱怨,我們聽朋友訴苦,聽自己心里在訴苦。
自己在抱怨的過后便打從心里討厭這樣的臉孔,一定很丑。
下一次要抱怨的時候,我應該拿起一面鏡子。

花無百日紅,沒有人天天都好心情,
赤子之心長大后還能擁有么?很難。

EQ高一點,能理智自理的人,快樂便能多一點。
叫苦連天,日子還是一天24個小時。
我們應該多學學一笑而過。

沒有人會比你更愛自己,我想。
對于那些令人厭煩的人或事,
有時候抱得眼不見為凈,耳不聽為靜,
這還蠻能自在的。

2009年7月23日星期四

游记@回忆

今天和朋友又聊起旅行的事情,
聊着各自的目的地,大家的wish list,
下个月的,年尾的,明年的,后年的,
里面有台北,巴厘岛,香港,日本,意大利.....连法文cest la vie也聊到了~

谁不想飞啊~但时间似乎飞的更快。



-南怡岛-
这就是这岛上最迷人的风景,杉木林立在两旁的小路,好吧,我不得不提“冬季恋歌”,
这就是这套戏剧的其中一个拍摄地点,这岛上还有很多关于这套戏的东东。
听说这高大的杉木走道会因四季的变化呈现出不一样的风景。




来到这地方,没有看到裴勇俊,倒是看到他和女主角的铜像,
我忘了有没有被这套戏感动过,但这戏到底为何那么有名啊~
不能相爱的故事,悲伤的,遗憾的,往往都能触动观众的心弦。

这世界,不也是很多这样的故事吗?



第一天到韩国,就乘船过来这里,那时候,还没穿羊毛袜子,冷得我脚板好想跳绳。
我第一次在外国过新年咧~今年的2009年就在这里倒数。





我的相机在韩国的第二天就当机了~ 够力吧~我的Nikon D40X没有带上,
好在我的团友很“热情”,lily我知道你有在看我的部落,呵呵~对啦,就是你~
嗯,好在出门遇“贵人”,不然我的8天之旅就真的只能靠手机了。。




但是若要说起相片的事。还真的蛮long story的,
从相机被冬天的寒风中被当掉,(冬天旅行电池要多带)再后来lily告诉我,.
有2天的相机记忆卡里的记忆全没了之后,再后来失而复得。
(是的,凡拍过必留下痕迹,这是真的。)
整个过程令我留下很深的记忆。
有人说,看世界要用的是心和眼睛,有没有照片那已经不重要了。
我自问还没有到那个境界啊~
有真实的记忆影像的存在,我才觉得才是旅行带回来最好的实在。

p/s: 照片不能完整呈现在blog,要怎样扩大部落格左右两边的空位啊?

2009年7月2日星期四

隨想

人生總是充滿變化,人生該有多少變化。
雙腳一直在向前走,頭偶爾回頭望后看。
但從不停留的太久,一揮手,路一直在。

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欠過誰什么,
有沒有欠過誰的錢,有沒有欠過說過的一餐飯,
一場電影,一句道歉,一封信,還是一片記憶。

甚至 一個眼神 一聲再見 一個懷抱
然后 從此沒有再見。就這樣欠著了。

那一天,朋友說了很多感概,感概世界變了一個樣。
其實有變了也好,依然也好,
很多事情也只是我們想像出來的,

你說它是切實,它就是。
反正
人總選擇自己想要相信的。

2009年7月1日星期三

Rocky

Rocky是在寵物店里買的,我還記得二百多塊。
當時有二只狐貍狗,是整間店里最便宜的二只。
因為Rocky的活潑,我們選了它。
那時候下著雨,它被放在箱頭里面,我雙手捧著箱頭,
三步當一步,跑回停車場,就這樣Rocky開始了新的生活。
那時候它二個多月大。


它全身雪白,眼睫毛也是白色的,嘴巴尖尖,毛軟軟的,很可愛。
聽到我叫它的名字,耳朵會豎立,尾巴長長,搖啊擺啊,很熱情。
每逢傍晚拉它去散步,總是被它拉著走,這年輕的小伙子很有勁。
在家里總愛跳上沙發,因為坐在沙發上才能看到窗口外面的世界,
我知道它想往外面走,每當說 go go 它就開心的原地打轉汪汪叫。


Rocky的童年,就是在咬鞋子,丟球拾球,追追,gogo,玩耍中度過,
那時候,我們的確很疼愛它,我們是它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后來三年前,我們多了一個新成員,它是一只西施狗,Fiffy.
無可否認,fiffy的出現,分薄了我們給Rocky的愛和時間。
我們開始只看重Fiffy,這也開始忽略了Rocky也需要我們。
這近年,我們也發覺它的健康已經大不如前,開始體重過重,
行動緩慢,也開始覺得它郁郁寡歡。
它老了,就是這樣了的。
就這樣,我們一直在忽略...


就在這一星期前,Rocky開始沒有排泄,猜想是便秘了,食物還有吃,
以為換了狗餅,會有此反應,也是有可能的。
再后來,開始瀉肚子,嘔白沫,第二天一早看醫生,
我還是以為是換了狗餅,或者是普通的便秘腸胃問題,
它會很快好的,它會沒事的。
我以為的...

但就在隔天,它走了。它死了。它去了。
腰子有事,腰子是腎吧?
我沒有心理準備,沒有想過它真的會死。
我們載它去醫生那里時用的紙箱,我還放在一旁,打算留院好了之后,
接它回來再用的,我們預了還要載它回來的。
結果,它回不來了。
再見到它的時候,已經是被包了起來,那一次就是最后一次見面了。

我們是它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但它卻不是我們生命里最重要的。
我們有很多事情可以每天在做,但是我們的狗就只能在家等你放工,
等你看電影回來,等你逛街回來,才能擁有一天里短暫的快樂時間,
其他時間,它在做什么?想什么?
那它死的時候,有沒有怪我們,有沒有想起我們?


9年前,它被放在箱頭里面,我雙手捧著箱頭,帶它回家開始新的生活。
9年后,它也被放在箱頭里,但我們卻再也無法帶它回家繼續它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