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1日星期二

去年的事。今年才写2

虎哥入院那天是星期三,也是发高烧的第四天,医生之前已经交代过第四天就必须进院吊水,小小一个baby就要吊水,每一天都要抽血,追踪血小板指数是否持续下降,因为进院当天的血小板已经跌到不正常指数,医生初步怀疑是骨痛热症。这病症可大可小,我们的心情可想而知有多害怕。
这时候虎哥才11个月,已经习惯在walker里游来游去的他,手吊着水,为了让他有点乐趣,我们也只好出此策略...
推着吊水和他一起走。。。(sarung是我们自己带去的...)

在医院又怎能有好觉睡呢?半夜不知道几多点病房外面就有人在打扫,有吵到几下,然后护士会一直定时进来量体温等等检查动作,到了第二天早上,就等医生来看虎哥,然后等抽血印度男护士来帮虎哥抽血,这位印度大哥很有趣,他会唱歌逗虎哥引开他的注意力才tu他的手指,然后一直按他指头收集血液,一次一个手指,之前已经抽了两次,这次第三次。
住院期间,我一样有挤奶,早在虎哥进院前的一个星期多前,奶量已经下降到前所未有的最低点,已经只能用雪柜的库存来support虎哥的平日喝奶量,在我知道我怀孕后我还是照常挤奶,因为看过很多妈妈也是有一面怀孕一面哺乳的经验,但也看过很多妈妈劝说停止哺乳这个动作。但看见虎哥躺在病床上,母乳不就是最好的食物吗?难道我这个时候才要放弃母乳吗?都已经全母乳喂养11个月了啊!孩子生病时我才转去奶粉的话,我觉得这不是恰当的时刻。所以我在医院照样靠着挤奶器挤奶,因为我是单人房的,只要把窗帘拉上就可以。挤了奶就把存奶瓶交给柜台的护士,他们会把奶瓶放进纸袋里标上你的名字放进雪柜里,要用的时候告诉他们名字就可,护士们都还很惊讶我还在喂人奶,看着挤出来的奶才那么少,大概只有2,3 格,平时的奶量可是6,7格,只好告诉自己:见步行步。
因为雪柜冷藏后(结冰)的母乳解冻后会有一股难吻的气味,通常我都会“参” 一些新鲜点的人奶,但随着“厂家”生产开始供不应求,虎哥又住院,又不懂肚子里的宝宝在不在,这种种都让我觉得好无助,好无助。

虎哥在医院住了三天两夜,谢天谢地第三天证实不是骨痛热症,医生说是一种virus,而虎哥的血小板也开始上升,医生就在早上问我们要回家吗?我开心到!终于等到医生说可以回家了!但等出院手续办好都等好久好久,用医药卡是酱的是吗?
这一天是星期五。

第二天就要搞清楚肚子里的事。
我换了另一个医生检查,就在我挂号之后,上个厕所我发现来月经了,早上就发现有点粉红色,现在呢是鲜红的,量蛮多。肚子有经痛的感觉,被前个医生说中了,他之前就说我快来月经了的。
出了厕所我和护士 说我来红,护士很从容不迫的叫我等,我以为可以好像TVB酱医生会冲出来看我。
老公和虎哥陪我一起去,一面等的时候,眼泪不受控制一直流,我知道宝宝没有了。虽然我由始至终还没看到种子。
终于到我了,医生要我验血确认是否怀孕,这是最准的。不必猜来猜去,虽然超音波也照不到胚胎,但医生最担心的是子宫外孕,若今天确认怀孕,医生说隔天也必须来验血检查HCG是否下降还是上升,若下降表示胚胎已经流了,若上升就是胚胎在子宫外着床。

当天下午报告出来了,HCG指数100多,确定怀孕,
隔天报告出来,HCG下降到9而已,确认流了。

然后我也渐渐停奶了,虎哥就这样母乳了1年,我也很满意了,原本的目标是母乳6个月,
到底怀孕时哺乳会不会影响呢?我也不懂,我记得我读到本地作家许慧珊的书她也有提到她也是因为流产而停止哺乳,不懂是不是一样有这方面的疑惑。

2012也快结束了,就这样记录了一下2011年这一些对我来说是人生里的一页,要写下。




3 条评论:

Shin 说...

很遗憾听见这个消息。

可是我也有听说过怀孕期间照样哺乳的....没记错的话洋晴妈妈也是这样。嗯,大概也要视各人状况而定,还有其他的客观因素吧(比如说心情之类的?)。

茉莉 说...

Shin,其实我比较相信是大自然淘汰,毕竟很多流产的女性也没有同时在哺乳。

匿名 说...
此评论已被博客管理员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