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1日星期四

什麼時候

什麼時候我的私人時間只剩下睡覺前的半小時光陰而已。
什麼時候我的工作量多的自己快喘不氣。
什麼時候說好一個月定期想做的facial,shopping,pedicure ,brunch都變得可貴。
什麼時候,什麼時候我開始不愛自己,不愛這樣的Life。沒有品質的Life。
我的耐性被一天下來的工作量用的所剩無幾,接孩子放學的時間,虎哥通常都是最後一個,我總叫虎哥快點吃飯快點洗澡快點這個快點那個,我到底急什麼。
工作回到家,大多數的時候還要準備晚餐,好在家裡已經有幫傭,不然我真的會瘋了。吃完晚餐沒多久就要幫虎哥練習聽寫,一個月有最少六次的中英馬的聽寫,大約50個字。我幾乎每天都要用40分鐘的時間坐著督促虎哥。
完畢之後已經是晚上九點半了。該準備讓孩子睡覺,睡覺前虎哥一定要讀幾本故事書,我都不會掃他興,閱讀是一個很好的習慣,然後很多時候我都會讀著讀著然後就蓋下眼睛...最近虎哥還會要求我即興說故事,通常這時候也一起沉睡下去了。私人時間這一天是沒有的。只有只有兩個孩子睡覺之後我要犧牲一些睡眠時間才能擁有屬於自己的空間時間,
我需要抒發,當我累積太多負能量,我想起這裡,打字打字,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我沒有埋怨我的生活,因為我明白平凡是福的道理,只是希望我可以把事業家庭自己取的平衡,必須平衡。